• 中国企业发展规划网

    联系电话

    调查研究
    “企业禅”论纲 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5/08/06

    什么是禅?

    禅的含义有多重,基本含义是定,即静虑。从其基本含义可以大致了解它的意思,但是禅不是意思的解释;禅是静净思虑的一种观行上的修养。真要了解,必须要从体、用、相、境去发现。通过顿悟,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禅的意思不止上面解释的字面意思,在使用过程中形成了许多引伸义、象征义。正是在基本义和诸多引伸义的基础上,我们使用“禅”这个概念:禅是什么?禅是不即不离(艺术观照方式),禅是深入浅出,禅是辩证思维,禅是去伪存真、去粗存精,禅是系统法则,禅是动态思考,禅是凭空蹑虚(无形驾驭有形),禅是创新求变……

    艺术解读现实的方式是什么?是不即不离,或者说是若即若离。太执著了,拘泥,无像,胶着,板重;太远离了,抽象,虚幻,无法形成意象。所以,艺术要求人们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禅正是这样的一种艺术观照方式。一场足球赛,不会打的就是一个肉脚与球接触以及身体机械移动的过程,板滞而沉闷;会打的,腾挪跳跃,快意恩仇,用眼睛去看,人与球、球与阵、阵与势,永远的变幻,永远的若即若离,成了一种艺术的享受!

    禅是深入浅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禅是对象的深深参与与轻轻解脱之后相结合的智慧产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出了虎穴,才能出智慧。就好像读书,只读进去不读出来的,是书奴,头脑被别人当跑马场使用。如果连读都读不进去,那便是白痴。不超脱于被拘禁的情境,智慧是出不来的。宋代欧阳修的“三上”论(人最好的思维状态是在三个地方:枕上、马上和厕上),恰恰印证了这一点。曾经有一回,多家咨询公司被邀请为一家企业进行营销战略咨询,重调研者将原因归结为缺乏市场调研所致的盲目性,重程序的说该企业营销操作流程不当,学院派文绉绉地搬用教科书上的一套理论,……争来吵去,问题归结不到一个点。我用”企业禅”的思考方法思考后发现,他们所说的都是局部的枝节的片面的,有点本末倒置,该企业真正缺乏的,“是创造市场的能力”。语惊四座,无不叹服。

    禅是辩证思考。顾此失彼不是禅,禅是在反观圆照之后得出的最佳心理经验和灵感智慧。也就是说,禅是系统的,正反辩证的。禅是把对象当成一个完整的整体和一个完美的系统而建立起来的。禅是提炼精华和去除糟粕同步进行的动态抉策过程,禅是在变化中掌握平衡和酌取新意的创新过程。

    “企业禅”是如何来的?

    中国古文化博大精深,其中隐含着许多至今为止上没有为人开发利用的优秀智慧。禅便是其中的一种。禅并不只是特指唐代惠能的禅宗,它还表示中国古代的一种智慧解都方式和智慧传播方式。古代由于传播媒体的不发达,智慧的传播通常采用言简意赅、通俗易懂、形象生动的禅诗、偈语的形式进行。“企业禅”中的“禅”就是在这种意义上从中国古代借过来的。

    将企业与禅进行结合应该说是一个创举。台湾有个“企业禅”的说法,但那仅仅是把企业管理和为人处事的知识用禅的形式进行表达,并非一种新型思想方法。

    将企业与禅结合并提炼成一种新型的思考方法,是我在20年的企业研究和策划实践中总结摸索出来的。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面对一个企业,问题纷纷绕绕、错综复杂,信息一片混杂,你如何迅速看出其中的“门道”出来?你如果看不出来,企业用你干什么?当然,“看门道”的功夫来自于平常的修炼。但是,仅仅有知识和经验的“修炼”还是不够的,还需要一种“深入企业问题的核心”同时又超越企业的思考方法。这就是“企业禅”。

    平常我们有一个生活的经验,越靠近灯下的地方,实际上越黑——这就是有名的“灯下黑”现象。登山的时候,我们站在山中是不可能看清山的全貌的。只有跳出局限,才能看清山的全景。庖丁解牛,“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全牛者。” 所见的是整头牛,简直无法入手;“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 面对的已不是无从入手的一头牛,可从容下手了;“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超越了技艺的境界,解牛已不是官知的问题而是精神的境界了。对企业的观察和诊断,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什么是“企业禅”?

     “企业禅” 的策划思想方法,就是借用以禅(包括禅宗和佛教中的禅悟、参禅等)为典型代表的中国古代优秀哲学智慧,结合现代咨询理论和管理、思维等类科学,既“深入”又“浅出”地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企业禅”既是一种策划策划观,又是一种策划的方法论。

    为什么说“企业禅”是一种策划观呢?首先要明白什么叫做策划观。策划观就是对于策划的根本看法和观点。通常的咨询公司及其人员对策划是一种什么样的看法呢?假如我们认可余明阳博士关于中国本土策划的“四个阶段”说:第一阶段是以何阳出卖点子为杰出代表的 “点”状策划;第二阶段是以“郑州亚细亚”和“顺德碧桂园”的“炒作新闻”为典型的“线”状策划;第三阶段是以乐百氏CIS为代表的、以“全面诊断”为特点的“面”状策划;第四阶段是所谓的以“战略联盟”为特点的“体”状策划(《咨询策划业全景透视》),那么,我们可以逐一分析其中隐含的“根本观点和看法”。

    点状策划把策划“缩水”为点子,其中暗含着一种投机或者说钻空子的心理,大千世界、错综复杂的问题,似乎真的能“四两拨千斤”,缺乏的是对策划的系统性和过程性和自主性的认识。线状策划只是抓住策划过程性之中的一环——媒体传播——并肆意扩大和神话其影响,片面之至。面状策划顾及了策划的系统性,但在过程性和自主性方面都显得不足。体状策划即企业与咨询公司结成联盟、互动发展,仍然忽视了企业在策划中的自主性的一面。

    真正的策划是企业自身,而不是咨询公司。也就是说,企业在策划中,应该处在一种自主性的地位,而不是从属的地位。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影响事物发展变化的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外因,一个是内因;外因是通过内因发生作用的。在策划活动中,很显然,咨询公司是外因,企业是内因,咨询公司本事再大、策划方案再好,不通过企业自身,最终还是没有作用的。相反,如果咨询公司能够协助企业发掘自身的智慧和精神力量,那么,策划对企业的影响效力肯定更大。这,正是“企业禅”开宗明义第一条所大力提倡的。

    “企业禅”不仅是一种策划观,而且还是一种策划的方法论。

    点子策划以点子为法,线状策划以媒体炒作为法,面状策划以全程整合和诊断为法,体状策划以沟通互动为法,不可否认,这些方法,都是策划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利器。然而,策划的根本方法,首先不在于这些形而下的“器”(即方法、措施),而在于形而上的“道”。所谓“道”,这里指的是一种观察和思考问题的方法。如何观察和思考问题,“企业禅”提倡“人人皆有智慧”、“以退为进,反观内在,直指本心”、“生于悖论,正反皆赢”、“简易为法,顿悟带渐悟”和“一点突破,多元创新”。

    “企业禅”的内容有哪些?

    比较之下,“企业禅”的策划思想方法同一般的策划思想方法最根本的不同之处在于,“企业禅”反对重知识轻智慧,重物欲轻精神,“企业禅”不是向企业输送外来智慧,而是最大限度地开掘和运用企业自身已有的智慧和精神,有五大特点:

    一是策划就是帮助企业家和员工发现和发展自身的智慧——人人都有智慧,关键是能不能帮助其发现和运用。禅宗有云:“一切万法,尽在自身心中”,“佛信人人具有”,“若识本心,即是解脱”……策划的对象——企业也一样。企业就是由人构成的,企业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不了解企业的人,不发掘企业人的智慧,不帮助企业人进行思想觉醒和精神提升,任何策划都是外在的隔靴搔痒、毫无实效。只有认识到这点,策划才有可能不喧宾夺主,才能还企业策划主体的本来地位。只有这样才能理解“真正的策划师不是咨询公司的策划人员,而是企业自身的人员。”挖掘企业未被利用的精神(精神库存),这远远比实现产品“零库存”重要。战略的,就是精神的。从我出发,还是从客户出发。认识明白不等于做明白,否则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市场“弃儿”。

    二是“以退为进,反观内在,直指本心”。禅宗有云:“直心是净土”,“一行三昧”,“自己的心念不拘泥于外界事物,成佛的道路便畅通无阻”,“人性是城中的帝王,我们崇拜的佛是自己本来具有的佛性制作出来的,不要向身外去寻求”,“认识了自己本来具有的佛性如来,自己的佛性就会放射出最高智慧的阳光”。策划人进行策划时更当如此,面对问题感到迷惑时,不妨超越问题,抽身而出,退后三步,借助距离和内心的经验影像,捕捉问题的本质。问题和答案,实际上同时出现在你的内心世界里,问题是你如何“反观内在、直指本心”。

    三是“生于悖论,正反皆赢”。禅宗有云:“内外都不迷惑”,另外还有,“邪见就是入世间,正见即是出世间,邪见正见全打消,菩提佛性自然现。”“对外的迷惑是拘泥留恋于事物的相状,对内的迷惑是拘泥留恋于佛性的空寂。既看到事物的相状,又不拘泥留恋于事物的相状;既看到佛性的空寂,又不拘泥留恋玉佛性的空寂,这就是内外都不迷惑。”实际上,任何问题都可能以悖论的形态出现,是与非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主宰这些悖论的是一个叫做度的东西,把握好了度,你就有可能在这种悖论中获得最大的成功。现在的世界也已然成为了多维的悖论的世界,只要把握好了这种悖论,正反都可以赢。悖论时代,企业怎样战略地在两种以上同时正确或错误的思想和方法中做出选择?

    四是“简易为法,顿悟带渐悟”。禅宗有云:“明心见性,顿悟成佛”。什么叫禅?禅本来就意味着简洁、通俗、明快。禅是什么?禅是最精华、最简洁、最浅显、最概括。周围世界复杂多变,化解繁复,简单为法,才是真功夫,才是真正的“企业禅”。应用到策划中,就是“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而不是相反。战略需要在复杂中寻找简单。简单就是力量,复杂的东西都没用。追求战略需要的不是“高精尖”,而是“基本功”。最基本的,是最难的,也是最有效的。

    五是“一点突破,多元创新”。禅宗对此有很形象的论述:“迷妄积累了很久很久,开悟却只在刹那之间。”也就是说,一个时点,一种顿悟,一丝灵感。 “最高的觉悟它包括四个方面,无论打开、指示、领悟还是进入最高觉悟的认识和见解,都是从一个大门进去的。”也就是所思维的突破在于一道门槛,进了这道门槛之后,一切豁然开朗,前途和方向,是多维的、光明的、畅达的,无论哪一个方向,你都有可能获得创新。阳光普照,绝对不如激光聚焦有摧毁力,用有限的资源做最擅长的事。

    为什么要采用“企业禅”的方法思考?

    “企业禅”的思考方法就是全局思考法、系统思考法、距离思考法、经验提炼法、直观感悟法等思考方法的综合。

    心理学告诉我们,人对事物的直观感悟(第六感、直觉)往往先于对它的理性把握,直觉在先,理解在后,我们都会有这样的生活经验。有时候,你对某件事的决策,也许你从理性方面找不出任何可以说得出的理由,但你的直觉会帮助你做出迅速的而且可能是准确无误的判断。生活中常说的心灵感应,实际上也带有直觉甚至先知先觉的成分,虽然科学不能准确解释它,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客观存在。

    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中说:

    自幼我们就被教导把问题加以分解,把世界拆成片片段段来理解。这显然能够使复杂的问题容易处理,但是无形中,我们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然失掉对“整体”的连属感,也不了解自身行动所带来的一连串后果。于是,当我们想一窥全貌时,便努力重整心中的片段,试图拼凑所有的碎片。但是就如物理学家鲍姆(David Bohm)所说的,这只是白费力气;就像试着重新组合一面破镜子的碎片,想要看清镜中的真像。经过一阵子努力,我们甚至干脆放弃一窥全貌的意图。
    企业和人类其他活动,也是一种“系统”,也都受到细微且息息相关的行动所牵连,彼此影响着,这种影响往往要经年累月才完全展现出来。身为群体中的一小部分,置身其中而想要看清整体变化,更是加倍的困难。我们因而倾向于将焦点放在系统中某一片段,但总想不通为什么有些最根本的问题似乎从来得不到解决。经过五十年的发展,系统思考已发展出一套思考的架构,它既具备完整的知识体系,也拥有实用的工具,可帮助我们认清整个变化形态,并了解应如何有效地掌握变化,开创新局。

    很显然,彼得·圣吉注意到了问题的系统性和全局性,主张采用系统的方法进行观察和思考。这,实际上也是“企业禅”所主张的。

    爱德华··波诺博士《六顶思考帽》中说:

    在思维方面,最主要的困难在于混淆不清。我们想在同一时间做太多的事情,情感、信息、逻辑、希望和创造力都一股脑地出现。要避免以上情况发生,就要使思考者能够每次只做一件事情,他必须能够每次只做一件事情。他必须能够将情感与逻辑分开,这就需要使用六顶思考帽这个思维工具。

    他认识到了人在思考问题瞬间的复杂性和混乱性,并采用西方式的分解法,一次只用一定思考帽。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出现是瞬间的、复杂的、混乱的、多维的、超理性的。要真正捕捉这些灵感的闪光,必须借助中国古代的“禅”的方法。“企业禅”正是基于这一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m彩票